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蒋艳萍母亲悲泣:贪官之家百事衰

蒋艳萍,闻名全国的“三湘第一女巨贪”,原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,在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章
章节列表
第二章
发布时间:2019-08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救女涉案,六旬老人东躲西藏
  今年68岁的陈县芝,是湖南茶陵县一名退休职工。1983年,她从该县林业局退休后,一直在家安度晚年,平时与老邻居们聊聊天、打打牌,还喜欢看大悲大喜的电视言情剧。没想到1999年7月,她平静安逸的生活突然被打破了。
  一天中午,很久没有回家的小女儿突然风尘仆仆地回来了,神色慌张,刚吃过中饭就说要走。陈县芝十分奇怪,忙说:“不要走,住一晚嘛。”女儿涨红着脸,吞吞吐吐地说:“妈,姐……她……出事了!”女儿告诉她,昨天上午,省纪委的人把蒋艳萍带走了。
  不久,从亲戚处传来确切消息,她的大女儿蒋艳萍、三女儿蒋兰萍和二儿子蒋绍文涉案,先后被收审。
  三个儿女同时入狱,陈县芝顿时如五雷轰顶,号啕大哭起来。在她的7个儿女中,大女儿蒋艳萍是最有出息的一个。现在长女出事,她真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。
  正当她度日如年时,大女儿蒋艳萍竟然“神奇”地从看守所把电话打回了家!蒋艳萍在电话里压低嗓音说道:“妈,你赶紧送一笔钱给万所长,我的事你不用担心,我会有办法。”原来,蒋艳萍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,想方设法拉拢了汉寿县看守所原副所长万江。
  接到这个电话,陈县芝又忧又怕。她知道这么干违法,倘若露馅,将会罪加一等。然而她想,女儿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啊,我不救她谁救她?心急如焚的她顾不上其他,立即筹集了1万元。随后不顾自己年老体弱,亲自跑到了汉寿县,设法把钱交给了万江的家人。
  俗话说: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蒋艳萍与母亲陈县芝的所作所为,很快被检察机关察觉。作为重要的当事人,陈县芝自然难脱干系。随后,办案人员立即赶赴茶陵调查陈县芝,却扑了一个空。
  原来,回家后陈县芝预感到事情不妙,马上躲到了茶陵一个偏僻的乡下亲戚家里。已60多岁的陈县芝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,1985年还因腿上长了一个肿瘤,动了一次手术。后来手术虽然成功,没有留下后遗症,但她的身体从此垮了,人不能太激动和劳累,还必须经常吃药。然而这次她躲得匆忙,一些必带的药品也没有带,每每身体不舒服,就只有强忍着。一天早上起床后,她感到胸闷气胀,眼冒金星,手脚发麻,浑身直冒虚汗,但她害怕给亲戚家再添麻烦,只好不声张,重新躺在床上。
  即使这样,陈县芝仍然对被收审的3个子女,尤其是独自在家的老伴牵肠挂肚。老伴自1997年中风瘫痪后,吃喝拉撒基本在床上,现在儿女们大部分涉案被传讯,自然没法照料。陈县芝临走前虽然请了一个护工,并请邻里关照,然而她又如何放得了心!每每想到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,陈县芝就心如刀割。
  在茶陵乡下躲了3个月后,陈县芝再也呆不住了。她心一横,对这家亲戚说:“算了,我不躲了,也不跑了,要抓就抓吧!”说完,她就赶回了茶陵的家中。结果不出所料,时间不长,她就被闻讯赶来的检察院办案人员“请”进了看守所。她先后进了3次看守所,最长的一次7天。时间虽然不长,但她还是品尝到了子女和自己违法后失去自由时难熬的滋味。
  进看守所之初,她又气又急,四天四夜没有吃饭,心里上火,嘴里咽不下。由于连续几个月奔波和担惊受怕,她的扁桃体出血发炎,苦不堪言。一天深夜,不知是血压升高,还是思虑、劳累过度的原因,她接受问话回监房后,浑身无力冒虚汗,心口还阵阵隐痛。她躺在床上强忍着,实在无法忍受时,才发出痛苦的“哎哟”声。
  与她同住一屋的,还有一个因诈骗入狱的女嫌疑犯。听到陈县芝发出痛苦的呻吟,忙问:“陈姨,你是不是病了?”陈县芝点了点头,答道:“是的,我有点不舒服。”“那你应该喊呀,不喊医生怎么知道你病了呢?”陈县芝苦笑了一下:“我没力气,声音小,喊不动。”这女嫌疑犯立即有了主意,说:“陈姨,你小声叫,我大声喊,一起把狱医喊来。”说完,她果然高声叫起来:“干部啊,快来呀,这里有一个人病了!”看守所的人立即被惊醒了,他们连忙把陈县芝送到了医院。
  奇怪的是,在检查的过程中,陈县芝的病症又消失了,再检查也没啥异常。望着人们异样的目光,陈县芝有苦难言,不禁悲从中来,她想不到自己大半生清清白白,到了晚年却要因女儿触犯国法受到如此的牵连,她真恨不能挖个洞钻到地里去……